彩票平台程序

靖江網>閱讀>四眼井邊

永遠的思念

來源: 靖江日報 日期:2019-04-05 09:13

  每到清明節,我總是愈發思念我的爺爺。

  在外漂泊近二十年,只要有時間,清明節時我一定是要回家鄉的,為的就是去爺爺墳頭磕一個頭,和爺爺的在天之靈說說話。

  爺爺去世的時候,我還很小。但是我對爺爺的感情很深,我經常在夜里想念他。我一直認為爺爺沒有離去,他在天堂的夜空注視著我。小時候,聽族人說,你爺爺是見過世面,做過大事的。懵懂的我也弄不清楚爺爺的經歷。我只知道,爺爺對我很好。那個時候,我們都生活在鄉下,比較清苦。記憶里,只要不下雨,爺爺每天都會帶年幼的我去鎮上,給我買一個肉包子,一碗豆腐腦。他自己則坐在包子店的板凳上,喝上一碗白開水,慈祥地看著我津津有味吃包子的樣子。而我從未見他吃過包子。

  早餐后,爺爺牽著我的手,走走逛逛,走回到家。街頭村口很多人見到他,都會熱情地和他打招呼,爺爺則憨笑著回應。

  長大后我才知道,爺爺當時的津貼很少,他的錢只夠給我買個包子。偶爾省下來一點錢,他會給我買玩具……

  六歲前的我,就在爺爺這樣的關愛之下快樂成長,我兒時所有的快樂記憶,都是爺爺帶給我的。

  1984年某一個冬日,我一早起來去上學。臨行前,母親對我說:“快去看看爺爺,爺爺可能不行了。”我急壞了,急忙走到爺爺的房間,一下子跳到他床上,用小手撫摸他的臉,說“爺爺,爺爺,你千萬不要死啊!”爺爺睜開眼睛,朝我點點頭“小爬西(小家伙),爺爺不會死的。”聽完爺爺的話,我下了床,和爺爺說了再見,然后轉身交代母親,如果爺爺不行了,你們一定要去學校喊我啊。然而,至今都讓我痛徹心扉的是,下午我從學校回到家,爺爺已經去世了。我號啕大哭,追到媽媽身邊,用拳頭打她,朝她大喊:“你們為什么不喊我回啊?”

 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,也是渡江戰役勝利七十周年。爺爺的一身際遇又涌上我的心頭。爺爺就像我的指路明燈,指引著我前進的方向;又像我的精神導師,鼓勵著我愛國愛家。我決定好好了解一下爺爺。記得大人們曾說起過,爺爺有一位革命戰爭年代的同事,后來身居高位,當過靖江縣長、揚州專員和省里領導。那位同事的名字叫張銘功。我在網上竟然搜索到他的消息。遺憾的是,張銘功已經去世。但我也得到一個信息,老領導生前曾寫了一部自傳《我的人生歷程》。我想,或許這部自傳里會有我爺爺的信息。

  幾天后,網購的《我的人生歷程》如期到貨。我小心翼翼地打開書,小心翼翼地閱讀,期待著這本書里能夠出現我爺爺的名字。一直讀到第三章,爺爺的名字真的出現了。一剎那間,我熱淚盈眶……

  張銘功先生寫道:1945年,時任靖江縣政府金庫主任錢森同志……

  爺爺原名錢理云,讀過私塾,1920年,在他的親戚袁恒之先生推薦下,到上海做金融機構的學徒,學成后做了花旗銀行職員。1937年,日本人侵占上海。爺爺回到家鄉,加入了中國共產黨,改名錢森。

  因為懂金融,爺爺成為家鄉抗日民主縣政府的金庫主任,后任新四軍蘇中一軍分區的財經委主任,解放戰爭時期從事后勤,并參加了渡江戰役。大軍渡江后,爺爺隨部隊到了蘇州,任蘇州專區某糧管主任。彼時,常年在家獨自操持家務的奶奶,也準備攜家帶口去蘇州和爺爺團聚,安頓生活。然而很快,抗美援朝戰爭爆發,已經四十多歲的爺爺不聽奶奶勸阻,執意要去參加志愿軍,到東北負責糧食轉運工作。一次運糧途中,爺爺受了重傷,在榮軍醫院治療半年,傷愈后轉業回原籍,在鄉村度過了清貧的后半生。

  小時候聽奶奶說,爺爺從軍后很少顧家。他顧大家,舍小家,總是熱心幫助他人。即使回到鄉下,也是十里八村熱心腸的人,在家鄉西沙美名遠揚。回到鄉村后,爺爺恪守清貧家風,從來沒有去找過組織張過嘴、伸過手;從來沒去找過戰友開過口、求過情。他的戰友甚至下屬都當了縣長、專員、省長,他也從來沒有顯擺過功績。爺爺去世的時候,鄉村兩級黨組織給他開了一個簡樸的追悼會。

  爺爺臨終前幾年,內心深處或許還是有些落寞孤寂的。他是有家國情懷的人,因受傷緣故,盛年時離開了熱愛的部隊。也許,他把期望寄托在兒孫身上,他的愛也都給了我這個最小的孫子。

  現在想來,爺爺離世前也應該是欣慰的。他的大兒子、我的大伯錢國鈞,1949年考上了上海政法學校,后來做了政法領導,為國家服務;他的二兒子、我的二伯錢國有,1957年考上了南京地質學校,做了地質工程師,支援了邊疆建設。孫輩一代,也是身逢改革開放盛世,各自各家安好。

  逝者如斯!其實小到一個家族,大到一個民族、一個國家,惟有慎終追遠,繼往開來,方能代代傳承,生生不息。

(作者:錢鵬飛    責任編輯:劉博)
彩票平台程序 11108cn最快开奖直播 极速飞艇诀窍 《彩票助赢软件》官网 送彩金的分分彩网站 秒速时时有规律吗 云南时时走势图表 福彩6十1开奖中奖规则 彩乐乐山东11选5走势图 黑龙江11选五预测推荐号 加拿大蛋蛋28开奖官网